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德州站长网 (http://www.0534zz.cn)- 人工智能,建站,VR,云计算,推广,大数据,5G,微商,站长网!
热搜: find 3
当前位置: 首页 > 站长资讯 > 外闻 > 正文

TikTo怎么击败特朗普的?

发布时间:2021-08-13 10:15 所属栏目:[外闻] 来源:互联网
导读:一个中国公司征战全球市场的非典型样本。 2020 年中,任期已近尾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了对中国公司的一系列制裁动作,而其中不太可能成为打击目标的短视频应用

 一个中国公司征战全球市场的非典型样本。

  2020 年中,任期已近尾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了对中国公司的一系列制裁动作,而其中不太可能成为打击目标的短视频应用 TikTok 成为了漩涡的中心。从建立内容顾问委员会,到聘请美国 CEO,再到与美政府以及多位觊觎 TikTok 的科技巨头斡旋,字节跳动做出了惊人的尝试,力保维持这款热门应用的正常的运行。

  近日,美国财经杂志《福布斯》发布长篇深度报道《TikTok的喧嚣崛起背后的故事——以及它如何打败川普》(《The Inside Story Of TikTok’s Tumultuous Rise—And How It Defeated Trump》),通过对TikTok十数名员工和美国政府官员的采访,回述了去年夏天以来,「TikTok和其母公司字节跳动对抗并最终战胜特朗普政府之路。」

  全文翻译如下,极客公园做了不改变原意的改动

  政治漩涡

  2019 年底,TikTok 高管们决定应对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随着美国大选的日益临近,平台该如何处理政治内容?这个担忧引发了公司一连串的会议和内部讨论,有些是面对面的,有些是在内部通讯软件飞书上召开的。例如,他们考虑过是否应该让算法识别出视频里「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的条幅,把它作为有问题的内容来处理。但这种调整可能会使一些非政治性内容被错误标记为政治内容,有失公平,比如虽然视频中出现了「让美国再次伟大」条幅,但主题可能只是对口型唱歌而已。

  因为政治内容的存在,其他的社交平台已经变成了虚假信息的聚集地。即使 TikTok 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它也可能会成为合法的、甚至自由主义政治言论的平台,这无疑会激怒共和党人,而在此之前,一些共和党人已经表达了对这款应用的担忧。参与讨论的高管包括 TikTok 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掌门人张一鸣,讨论甚至考虑推出一种激进的举措,在大选期间暂停 TikTok 的标志性功能——基于算法的「For You」内容推荐页面。
 

 从此之后,TikTok 一直无法摆脱政治。这个仅成立四年、月活跃用户就达到 7 亿、预计年收入 10 亿美元的热门应用成就了全球最热门的初创公司,而地缘政治的漩涡几乎威胁到它的生死存亡。

  临危受命

  自从 TikTok 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发生冲突以来,公司命运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变化。8 月,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要求该公司尽快出售美国业务,否则将封禁 TikTok。8 月底,TikTok CEO、前迪士尼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宣布辞职,张一鸣只能亲自上阵与特朗普和 TikTok 的「觊觎者」周旋。出售 TikTok 的谈判涉及多家全球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微软、甲骨文和沃尔玛都渴望把这个十年来最有价值的科技资产收入囊中。

  梅耶尔辞职后任 TikTok 代理负责人的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表示:「我们那段时间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工作——公众对于交易的时间线、交易方式和各种言论的合法性充满了困惑,所以那段时间我们非常紧张。显然所有人都在远程办公,但高管每天都会打很多通电话。超越常规的一连串行政令和我们的应对都发生在疫情的大背景下,这让当时的情况格外令人难以置信。」

  动荡仍在继续,但现在负责平息的不再是帕帕斯。
 

 TikTok 往事

  虽然 TikTok 现在席卷了全世界,但故事的开头再平常不过。最初,朱骏和阳陆育在上海一家保险公司易保网络工作时结识,成为好朋友。后来两人开始自主创业,2010 年左右,他们创立了第一家公司——蝉教育(Cicada Education),支持用智能手机来创作教育短视频。但这家公司并没有成功。于是两人改变了创业方向。朱骏在旧金山湾区的加州列车上发现年轻人在通勤途中会用手机看视频。于是,他决定创建一款操作简单、便于创作和发布视频的应用。就这样,对口型应用 Musical.ly 在 2014 年诞生。

  Musical.ly 很快走红,吸引了硅谷头部 VC Greylock 和纪源资本等投资者的关注,获得 1.51 亿美元投资。朱骏和阳陆育在中国经营这家公司,在加州圣塔莫妮卡也设有一个办事处。这家公司的发展势头胜过了蝉教育的表现。但随着时间推移,Musical.ly 也很难维持用户参与度。因此,除了对口型视频以外,公司还曾尝试过其他内容,希望吸引除了十几岁的小女孩以外的其他用户,但未能取得成功。

  2017 年,朱骏和阳陆育以近 10 亿美元的价格,将 Musical.ly 出售给字节跳动。两人同时加入字节跳动担任高管。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字节跳动拯救了 Musical.ly。据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回忆,Musical.ly 曾计划出售给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但没有成功,这些公司的普遍想法似乎是:「这种对口型应用能做到多大规模?」童士豪是 Musical.ly 的投资者,曾经为 Musical.ly 两位创始人和张一鸣牵线搭桥。他表示:「我知道张一鸣雄心勃勃,字节跳动的算法非常出色,而且他渴望打造一家全球性公司,所以我鼓励双方互相帮助。」

 

当时在 TikTok 工作的一名前员工表示,特朗普发起攻击后,TikTok 的内部士气受到打击。去年 8 月,公司召开了一次线上全员会,回答了员工提出的问题。但一位熟知这些会议背后想法和目的的人士表示,「公司回答问题的方式让提问者感到羞愧,目的是让大家闭嘴。」

  TikTok 企业沟通部门负责人 Josh Gartner 表示,「我参加了那些会,这种说法很可笑。实际的参会者没人会认为会议是出于这样的目的。」公司表示,全员会的言论并非为了贬损或压制员工,公司已尽最大努力保证信息透明度。

  据一位 TikTok 前员工回忆,「关于公司的信息我们都是通过媒体报道得知的。」 另一位前员工表示,「那段时间压力很大。每次特朗普做出什么决定,我的手机就会接到同事们的电话。很难知道我是否第二天就失业了。」

  8 月底,正当 TikTok 考虑是否出售、以及如何与特朗普政府抗争时,梅耶尔宣布离职。对于这个曾被标榜为改变游戏规则的人事任命来说,这是一个不太光彩的结局。

  梅耶尔的副手瓦妮莎·帕帕斯,接任公司的代理负责人。帕帕斯比梅耶尔早一年半加入 TikTok。她表示,她的接任「的确不是一个重大转变」,并补充说,「尽管时间很短」,但她很享受与梅耶尔一起共事的时光。「凯文来 TikTok 后,只工作了几个月就离职了。」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bqsm@foxmail.com,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